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道长去哪了
临阵必须磨枪,顾佐说干就干,先将李十二和金蟹将军招来,一人给一个蟠桃、一壶琼浆玉液,让他们赶紧去吸收消化。
李十二是枕边人,知道要开战,没什么好客气的,当即吃喝了,去边上趺坐调息。
金蟹将军还待客气,被顾佐强塞进嘴里,于是也喜笑颜开,一边咽一边笑着“那就不客气了”。
消化一个蟠桃和一壶琼浆玉液,对金蟹将军来说简单得很,用不着调息,他在乎的是这份礼遇——合道之后就没吃过蟠桃,自从认识了顾佐,接二连三的品尝到这东西,这怕不是要吃腻了?嘿嘿!
最后一个蟠桃被切成八片,顾佐开始招人进帐:三娘子、洛君、苦桑道人、高仙芝、李嗣业、陈玄礼,这是六位炼虚,每人分了一片,再饮上一杯琼浆玉液,都各自回帐去趺坐吸纳
杨三法、薛定图、尹书、顾佑、李僾、刘亦非都是元婴后期,一片蟠桃恐怕撑不下,顾佐又将剩下的两片切成六段,各自分下去,再辅以半杯琼浆玉液。
顾佐怕他们出事,于是都留在身边,让他们就在自己帐中修行,自己挨个以真元助力他们吸纳,忙活了整整一宿。
这一宿是东唐军营最虚弱的时刻,顾佐始终悬着心放不下来,好在峨眉青城并不知情,没有趁夜来攻,让他平安度了过去。
次日天亮,李十二第一个收功,眼瞳中渐有星河闪烁,这是她修为大进的标志,顾佐松了口气。
接下来是李嗣业、三娘子、苦桑道人和洛君,全部到了炼虚圆满,至午时,陈玄礼和高仙芝也都完成了调息,全部迈过了炼虚后期。
只剩六个元婴还在继续调息。
到下午申时,六个吃了蟠桃的元婴依旧在调息吐纳,顾佑眼珠子在眼皮子底下不停转动,杨三法脸现灿金之色,薛定图头上隐隐有绿光浮动,李僾和刘亦非面色红得发紫,尹书则浑身散发着氤氲之气。
顾佐挨个查验,知道他们都进入了紧要关头,不由叹了口气,哪怕是一小片蟠桃,其中所蕴含的真元对于元婴修士来说,也实在太过庞大,远非一天工夫能够转化完的。
早知如此,应该再切小点,让麾下更多的元婴修士也雨露均沾才是,比如高长江。
但很快,他就为没有给高长江师徒均分蟠桃而庆幸了——两声震彻山原的厉喝猛然响了起来,回荡不息:
“顾佐小儿,出来受死!”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敌人来了!
顾佐疾步出了大帐,飞上空中,只见群山之中,无数旌旗摇动,天上地下,数不清的修士在同声呐喊:“顾佐小儿,出来受死!”
这怕不是有上万之多!
随着呐喊声大作,如蚁般的修士冲出群山,汇聚在军营前。虽说大部分都是筑基以下修士,但蚁多是能咬死象的,顾佐连忙下令:“高长江,启阵!”
不要和陌生人说再见 有你什么事
高长江已在大营阵眼处守着了,他的十几名弟子也早已就位,各自启动阵盘。他们师徒是营中最精擅法阵的,这也是顾佐没有让他们吃蟠桃的原因,否则现在连主持各处阵盘的人都凑不够。
对于大阵的布置,军中是经过反复推敲的,四座简易版小型天都阵,将军营和难民营围在了其中。
最初的简单想法,是死死罩住大营,你进不来,我也出不去,坚持到王钦带人来援为止。但高仙芝、李嗣业和陈玄礼都认为,这么打实在太被动了。
守营不能守死,必须留下击击的通道,峨眉青城也是通晓阵法之道的,听说围杀绿袍老祖时,使用的就是两仪微尘阵,似乎他们还有一张更厉害的阵法图卷,名颠倒八阵图。
这两座法阵和天都大阵孰强孰弱,因为没有打过,谁心里也没底,但两仪微尘阵能杀有名的资深合道绿袍祖师,本身就说明了它的强横。因此,阵战之际,出兵扰敌就是有效的打法,可以减轻天都阵的正面压力。
因此,在布设天都阵的时候,两侧的布设角度有所倾斜,各自留出了数十丈宽的缺口。两个缺口地带,便是东唐重点防御的出击通道,也必然是峨眉青城的主攻方向。
这里虽说是缺口,但布设四象厚土阵后,形成了两道城墙,再各配以三座两仪剑光阵、三座赤炼云火阵。
另外,大阵中还藏着三元极真法阵,到了顶不住的时候发动起来,密集的三元极真刀墙一定会给峨眉和青城带来巨大的伤害。只不过这么打的话,对低阶修士实在不太人道,能不用是最好的。
布置是周密的,一切就等对方来攻了。
齐漱溟继续厉喝:“顾佐小儿,快将我门下弟子乖乖送出来,否则必教尔等化为齑粉!”
顾佐对这种没有意义的叫阵毫无兴趣,但这却是他查探敌情和拖延时间的良机,一边凝目四顾,一边漫不经心的应付:“好啊,齐掌教想让我放谁,说来听听,我们考虑考虑?”
环顾敌情,正面是齐漱溟和朱梅,这两个资深合道是紫霄宫中见过的,属于劲敌无疑。
在他们身后的远处,空中一朵祥云,云上坐着个八卦道袍的白发道人,怀抱拂尘,这应该便是玄真子。
另一方向,虚空坐着个头陀,想必就是苦行头陀了。
在朱梅的身后数十丈远,还有个老头,腰下笼于云雾之中,或许是追云叟白谷逸?
这五人便是三仙二老,与一子七真并称,也是峨眉青城二代中的顶梁柱。不得不说,有那么多合道,峨眉是当真可以。
还在看时,齐漱溟已经斥道:“当然是将我门人弟子全部都送出来,哪里还有放谁不放谁的道理!”
顾佐道:“齐掌教不说清楚,我哪里好放人?万一我把人放了,你齐掌教不承认怎么办?”
眼睛继续转动,望见群峰之间俱有合道坐镇主场,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不外乎一子七真、三英二云中的人物,只是自己也不认识,只觉得其中的几个少年模样者,或许就是三英二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