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1qp優秀小说 大神你人設崩了- 329拂哥给梁师姐邀请函(一二更) -p14iFh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大神你人設崩了大神你人设崩了

329拂哥给梁师姐邀请函(一二更)-p1

“徐威,你干嘛?” 草芥物语 梁思看向为首的男人。
高级香料,有些东西只出现在纸上,只在传闻里听说过。
毕竟M夏都去送外卖了,让余武去送快递也不委屈。
孟拂看了姜意浓一眼,想了想,最终还是没说话。
身边被惊醒装模做样看书的姜意浓:“噗!”
他说着,打开抽屉,拿出来两个工作人员证件。
爵少的私寵:嬌妻,太撩人 这个综艺节目是直播节目,直播明星日常的,每一季的常驻嘉宾肯定要换,虽然节目组强烈邀请孟拂去第二季,但孟拂这一方没有再答应。
【你好,我是孟拂同学的朋友,以后有快递可以麻烦你吗(害羞)】
他为人虽然孤僻,固执己见,但对这群新生一向十分负责。
这地方有些偏,路过的人不多,显得分外鹤立鸡群。
苏承轻轻抿唇,“不长记性。”
梁思以段衍为尊,没说话,段衍对封院长十分恭敬,微微弯腰,“有意向。”
段衍不知道在想什么,心情沉重:“可能跟考核有关。”
“就何少,家族大会的时候,我远远见过他一次,”姜意浓含糊着开口,“你应该不认识。”
到底是你看的书还是我看的书?
“好。”车子到达停车库,苏承把车停好,“我安排时间。”
脸上一直没有动静的段衍,看到两个工作人员证,面色终于有了些许变化。
她是二班的学生,实践课在一楼,姜意浓则在二楼。
穿着黑色的衬衫,手臂上的青色纹身隐隐若现。
今年二班只有孟拂一个新生。
姜意浓的疑惑没有存在多久,两分钟后,她就在路口看到了一个男人,个头很高,古铜色的脸,手里拿着个文件袋。
“谢谢。”段衍跟封修道了谢,就离开办公室。
“加油,”她拍拍姜意浓的肩膀,稍顿,加了一句:“为了你的咸鱼生活,冲。”
因为调香系的特殊性,被京大独立出来,调香系设施能与研究院比拟,尤其药材珍贵,如同研究院的那般,只能刷卡才能进去。
这些东西,余武是可以让其他人来送的,只是好不容易有一次见到孟拂的机会,他求了余文好几天,余文才勉强同意让他来送。
二班的实践课在一楼的最角落教室,梁思带孟拂进去,向孟拂科普:“这里就是你以后学调香的地方,里面还有你起三十几个师兄师姐,到时候你跟着我叫就行。”
星期一,孟拂一早就来到101,顺便给姜意浓带了她喜欢的包子。
孟拂看了姜意浓一眼,想了想,最终还是没说话。
他为人虽然孤僻,固执己见,但对这群新生一向十分负责。
孟拂一抬头,就看到两个男生搬了自己的调香用具,其中有一个是她开学典礼看到过的徐威。
确实咸鱼,整个调香系,只有她跟孟拂上课玩游戏的玩游戏、看电视的看电视。
她不理会这条微信,直接忽略,去问余文拍卖会场的事,邀请函有限,孟拂不知道一份邀请函能带几个人。
“男神只可远观,我就是一条咸鱼,”姜意浓挑眉,催促孟拂给她推荐微信,“但这个人我可以下手啊!”
一听不是,也能理解,调香师属于自己的时间太少了,大概率是京城家族的人。
段衍不知道在想什么,心情沉重:“可能跟考核有关。”
段衍,谢仪,调香系并列双雄。
孟拂捏着眉心,一个破鹅而已,她都服它怎么能不服?
孟拂听着姜意浓的话,一脸复杂的把余武微信推荐给她,并给建议:“我觉得还是你男神比较好下手……”
苏承轻轻抿唇,“不长记性。”
段衍,谢仪,调香系并列双雄。
“拂儿,小赵已经接到大白了!”
封修手指敲着桌子,闻言,微微笑了,“你知道倪卿是我的学生,我也问了她叔叔,他能给出两个工作人员的名额,工作卡就在我这儿。”
姜意浓是一条咸鱼,也脚底抹油,溜走了。
说完后,苏娴挑眉看苏承一眼,苏承去倒水,对苏娴的挑衅不予理会。
孟拂稍微一想,便答应了。
封修把目光定在段衍身上。
孟拂随手接过来,想起来被她遗忘在宿舍的邀请函:“师姐,放学后,你来我宿舍一趟。”
**
手机上是杨花刚刚发过来的一条留言。
原本有些意动的段衍,听到封修这句,沉默片刻,摇头:“抱歉,封院长。”
这两人是二班除去段衍之外另外两位尖子生,与梁思不相上下。
又连忙抬头向梁思解释,“师姐,我刚刚是想到了一个冷笑话。”
回的依旧是盛娱的地盘,江河别院。
她低头,看了一眼,这一次不是赵繁,也不是杨花,而是一个没有备注的人,头像是个道观的模样——
“你还没说刚刚那个人你认不认识?”姜意浓掏出手机,揽住孟拂的肩膀,“你有他的微信吗?”
孟拂瞥姜意浓一眼,稍顿,“你不是有男神?”
梁思:“……”
“杠!”
因为调香系的特殊性,被京大独立出来,调香系设施能与研究院比拟,尤其药材珍贵,如同研究院的那般,只能刷卡才能进去。
又连忙抬头向梁思解释,“师姐,我刚刚是想到了一个冷笑话。”
自从会微信后,杨花比她还潮,带着村子里的人在微信小程序上打麻将,自称不用洗牌。
后门,苏承的车就停在门口。
封修脸上的笑意收敛些许,淡淡看向段衍:“还有五天,我给你五天时间考虑。”
**
**
“小师妹!”后面,梁思终于有机会来看孟拂了,见她捧着手机看电视,不由一巴掌拍到她的脑壳上,“你药理基础看完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