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七海扬明
“俘虏供述,圣地亚哥城的西班牙人还有两个完整的纵队及两千人规模的土著军团,也就是四千人左右,但考虑到圣地亚哥的民兵和武装平民也会加入,那么敌人数量在六千左右,但这对陆战队来说不是问题。
卑职麾下有一个半营,病故伤亡之后,还有一千两百多人,加上霍雷肖恩的海盗,可以凑出一千五百人,我们有信心在正面对决之中击败圣地亚哥的西班牙军。”李素在军事会议上用铿锵有力的语言表达着陆战队意志。
李君威瞥了他一眼,说道:“驳回,休要再提。”
李素顿时成了泄气的皮球,而李君威相信帝国的正规军团有击败西班牙人的实力,但他要的不是击败,而是全歼,还要在全歼之后控制圣地亚哥的政权,维持秩序,现在兵马就完全不足了。
几乎所有人都不怀好意的看向赵文廷,每个人都认为遭到了赵文廷的欺骗。当初在金州的时候,赵文廷可是告诉大家,圣地亚哥拥有西班牙人在殖民地唯一的一支西班牙大方阵,也就一千二百五十人,这才几个月,就变成了一个三千人的步兵团了。
赵文廷没有任何要辩驳的意思,实际上,这样的变化与安东尼奥有关,是他通过欺骗的手段从利马骗来了军队,但也与情报不通畅有关系,或者赵文廷本身就是欺骗,但李君威已经不在乎了,来都来了,就必须要解决问题,而且在他心里,即便知道西班牙人有如此兵力,他还是会选择南进方略,这是最有前途的办法。
“或许我们可以联络南港的陆军,让他们尽快北上。”李素又提出一个建议。
风水大术士
李君威直接反驳了:“不行,越过安第斯山绝对不会那么简单的,我可不想让帝国陆军死在雪山上。想要获得军队,只能着眼于本地了,赵龙城那边不能指望。”
“那就只能指望马普切人了。”赵文廷说。
“对,赵大人,你去找你的马普切人中的关系,我需要他们的支持,钱、土地还是武器,随便他们提要求。”李君威直接说道。
根据俘虏的西班牙官员供述,整个智利地区,阿劳坎人的数量在三十五万到四十万左右,主要是中部的马普切人处于自治状态,不能完全统计,北部和南部已经归化的阿劳坎人数量超过二十万,而无论是马普切人还是被奴役的阿劳坎人,都是帝国团结的对象。
因此,李君威迅速在瓦城发布了十三条训令,作为帝国统治智利地区的基本条例,第一就是宣布帝国皇帝是所有美洲土著的保护者,帝国保护他们的生命、自由和财产,然后就是废除了西班牙统治美洲的两个最重要的制度,委托监护制和米塔制。
委托监护制是西班牙国王奖励当年开拓美洲的开拓者的,就是把大量的印第安人口置于这些人的监护之下,土地属于西班牙国王,但这些开拓者对印第安人拥有绝对的管辖权,开拓者们成为了世袭的官员,而印第安人本质上就是他们的农奴。
但是西班牙国王很快发现,大量实行委托监护制度,虽然可以控制地方,促使印第安人驯服和归化为天主教徒,但也让大量的人口被领主们掌控,而许多重要矿区因为没有足够的人手,而导致产量低下,于是,西班牙国王又实行米塔制度,要求所有的印第安人成年男丁,每次抽七分之一人,前往指定的地方服劳役,轮班实行,也就是这样,大量的印第安人背井离乡,前往了恶劣的矿区服役。
显然,这两种制度的最大受益者有两种,一种是土生白人之中的权贵,另外一种就是本土来的大商人、贵族和官僚,而这些人也掌握着最多的财富,前者拥有众多的土地,而且还利用米塔制度把大量的印第安人口租赁给半岛白人服役。
李君威取缔两种制度的同时,对拥有委托监护权的领主和使用米塔制度的人进行问罪抄家,而对于那些普通的土生白人和混血人种,与对印第安人的态度一视同仁,除非担任西班牙殖民统治秩序中的官职,否认一律不回追究。
团结中下层受剥削压迫者,斗争上层压迫剥削者,是建立新秩序的好办法,只不过这个办法的成效并不快,毕竟奴隶只有在奴隶主势微与活不下去的时候才敢大规模的反抗,而帝国与这些本地百姓又存在一个难以解决的隔阂——教会。
要知道,西班牙国王要求殖民地所有土地出产的十分之一都必须要交给教会,而且教会还大肆出售赎罪券这种玩意,他们很有钱,也会蛊惑人心,帝国不会放任他们,但处置就会引起地方百姓的厌恶,唯有彻底取代西班牙人之后,双方因此发生的对立才会缓解,因此李君威把更多的希望寄托在了马普切人身上。
与马普切人的谈判既顺利也不顺利,顺利在于很多马普切人对西班牙人有着根深蒂固的仇恨,愿意与帝国合作和西班牙人战斗,但不顺利就在于,马普切人之中的酋长、医生、巫师等上层不愿意破坏与西班牙人超过五十五年的和平。
但幸运的是,马普切人没有一个有效的组织,没有国家没有部落,甚至连一个部落联盟都没有,拥有至少十五万人口的马普切人分属超过八十个部族,这些部族之间形成了各种联盟,政治的、军事的、经济甚至姻亲的,他们相互联盟,也互相为敌,所以纵然高层不愿意,但也形成不了一致。
最终,帝国用战争的方式说服了马普切人,在赵龙城占领瓦尔迪维亚之后,与李素率领的军队南北并进,会师于比奥比奥河口的康赛普西翁,这座马普切人无能为力的军事堡垒,特别是那座四角棱堡尤其让马普切人束手无策。
在形成围城之后,守军将领提出让出城堡,带领所有的士兵和必要的武器,撤离这里,原因就在于,守军看到了海军陆战队运上岸的攻城臼炮,还有超过四千人的兵马。其实守军并不知道,数量超过三千人的马普切人是各部族的战士,他们只是来观战的。
赵龙城拒绝了守军的提议,选择用臼炮轰炸,持续了七天的轰炸几乎炸塌了整座棱堡,守军在付出巨大伤亡之后,最终选择了无条件投降,陆战队的强大让马普切人拥有了更多的信心,最终,赵文廷与其达成了《比奥比奥河协议》。
帝国答应战后维持《基林条约》中一切对马普切人的条款,也就是与西班牙人一样,给马普切人自治的权力,而马普切人并不以马普切一族的名义参战,也不以部族的名义参战,而是同意马普切武士以个人的身份加入帝国军队之中,而帝国军队要提供给马普切人与本国战士平等的待遇。
在协议达成的时候,赵文廷就雇佣了超过一千七百名马普切武士,武士算是一个部族的中间阶层,他们拥有自己的马匹,使用弯月长矛作为主要武器,长矛就是武士的象征,长矛的多少代表着部族的实力。
除了长矛,马普切人也会使用大曲棍和流星锤作为钝器,来对付披甲的西班牙人,他们有火器,但非常少,远射武器是弓箭,但以榉木为弓臂,用骆马跟腱作为弓弦的弓箭效果并不是很好,更多的用于打猎。
李君威把这些马普切骑兵编为了马普切骑兵团,由骑兵军官来指挥他们。
陆战队、海盗和马普切骑兵团组成了一支规模在三千二百人的军队,向着圣地亚哥方向进攻,李君威告诉李素,这是唯一的一次进攻,如果失败了,他就会立刻派遣联络船前往南港,然派遣军司令高必成由海路派遣陆军前来智利参战,那意味着,运兵船会在麦哲伦海峡付出巨大的代价。
圣地亚哥城位于安第斯山脉的西侧的盆地之中,温和的气候,丰富的植被和马普丘河让当时的殖民者选择在这种地方,圣地亚哥的地形有些像是帝国本土的洛阳盆地,周围全是山,但山与山之间全是通道,如果有充足的兵力,可以御敌于域外,但这块盆地实在太大了,大到凭借安东尼奥手下的那支军队无法固守。
在进军途中,马普切骑兵团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帝国的将领们都知道,土著骑兵和理藩院的那些藩兵类似,作为斥候、轻骑兵都是合格的,但不能当重骑兵来用,更打不了硬仗,一路上,马普切骑兵作为前卫部队,与骑马的陆战队员一起,扫荡了路上的一切阻碍,西班牙人进行了一些伏击,但帝国军队步步为营,总是会被侦查到,而一旦双方正面对决,陆战队的齐射就会把西班牙人打的四散而逃,马普切人的追杀扩大了战果。
在渡过迈波河时候,西班牙人的伏击有了一些成效,他们设置在渡口的军队被陆战队轻易击败,马普切骑兵趁机在浅滩过河,追杀的时候分散了,被迪亚哥的骑兵二次伏击,折损了一百多人,但这对李素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这一仗让马普切人更认清了自己,在此后的决战中,没有再被西班牙人抓住机会。
圣地亚哥城原有有一万四千多人,但现在人口超过了三万,智利地区那些担心被清算的白人纷纷带着自己的家人、奴仆和财富进入了城市,这些人带来了武器和民兵,但意义并不大,殖民地的城市,也就只有利马那样的沿海城市有防备海盗的城墙,圣地亚哥城连城墙都没有。
高不过两百三十米的圣卢西亚山上有一座超过一百五十年历史的炮台克鲁普炮台,以此为中心修筑了一座七角棱堡,但也没有修筑完,主要城区就是围绕这座小山而建造,教堂、武器广场和市政厅环绕周围,再无其他防御。
城市的居民不会允许敌人破坏城市,所以御敌于城外是必然的,所以围绕着城市西南角迈普渡口,双方展开了长时间的拉锯战,见识了帝国陆战队的枪炮犀利之后,西班牙人选择了修筑工事,壕沟和胸墙是基础的,这类工事显然无法阻挡陆战队,但李素不想遭遇重大的伤亡,现在任何一名身处智利的战士都是宝贵的。
所以李素总是指挥军队饶过西班牙人的工事,做出进军圣地亚哥城的假象,逼迫其出工事决战或者再重新修筑新的工事,在这个过程中,线列步兵总是与敌人拉开超过三百五十米的距离,让炮兵和装备线膛枪的猎兵负责打击敌人。
正面的战斗在一次夜袭之中结束,当雪亮的刺刀一排排出现在营地的时候,一直被压制的西班牙军队崩溃了,纷纷向着城内逃亡,这一次,马普切人追杀到了马波丘河畔为止,崩溃的西班牙士兵爆发了内乱。
安东尼奥只允许步兵团和克里奥尔士兵进入圣卢西亚的七角城堡,秘鲁军团、本地民兵就完全被舍弃在了外面。
李素释放了一些俘虏,让他们把裕王的十三条训令带回去,结果就是大量的富人和权贵涌向了七角城堡,把城市完全扔给了帝国陆战队,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军队入城,秋毫无犯,把圣卢西亚山围困起来。
面对这座高两百三十米,满山长满了仙人掌,只有一条上山道路的小山,李素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事实上,陆战队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一,而榴弹炮的榴弹也早已打光了,只能用本地制造的霰弹,而山上的城堡里有四十多门火炮和超过一千名的守军。
“立刻建立占领军司令部,在城市里行使权力,建立秩序,我们不用进攻这座山峰,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接应南港的陆军抵达,只要陆军到了,别说小小的圣卢西亚山,就是整个智利都是我们的。”李君威很满意取得的战果,要求全军就地休整,建立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