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七年前的时候,秦北穆在维也纳的金色大厅对他的小公主一见钟情,虽然这期间历经磨难,但是总算还是将他的小公主给娶回家了。
热闹的鞭炮声,让南意棠想到小时候看着别人家娶妻,她和其它的一群小伙伴都会开开心心的围观,觉得每一个新娘子都是那么漂亮,还会给她们甜甜的糖果。
所以,从小,对于婚礼的感觉,都是甜的。
今天很热闹,秦家原本就是个大家族,来的亲朋好友也不少,刚到大门口的时候,就有小孩子围过来要糖果,围观的人也不少。
總裁 太 霸道
”新娘子,新娘子来了。“
南意棠将秦北穆搂得更紧了,”今天怎么那么多人?“
”热热闹闹的,多一些祝福我们的人不是更好吗?我要让给所有人都看到,我的新娘有多么的优秀,多美丽。“
秦北穆在南意棠的嘴唇上轻轻的碰了一下,抱着南意棠下车。
”哇哇哇,他们刚才亲嘴了。“
有小孩子在旁边童言无忌的笑道,虽然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他们都在很多人的面前接吻过,然而被小孩子这样大声的说出来,就莫名的觉得很羞耻。
南意棠的脸不觉羞红了,偏偏那几个小孩子还很天真无邪的一直在重复,让她又羞又囧,不由得将头埋进了秦北穆的怀里,幸好今天是盖着盖头的,那些人看不到她的脸。
一切都是参照了旧时的婚礼的,选好了时辰,由证婚人主持,两个人就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三拜定终身。
明明准备了红绸子,秦北穆在抓着绸子的时候,却有意的在握着她的手。
南意棠的手动了一下,并没有把手给抽开,她想要这样和秦北穆手拉着手,共同完成这样美好而神圣的仪式。
“一拜天地。”
感谢天地命运让你我相遇,也感谢天地即便对他们的考验重重,也依旧仁慈的让他们可以共同的活下来。
“二拜高堂。”南意棠的父母都不在了,所以拜的只有南意棠的父母,原本秦家是想要让南意棠选一个南家的亲戚代替的,然而南意棠在经历了南陵集团的兴衰之后,确实对于南家的这些亲戚感受不到太多的亲情,并不觉得他们值得她和秦北穆在如此重要的日子里的第二拜,所以只有秦北穆的父母在。
秦远山和尚清秋端坐着,脸上都是欣慰的笑容
“夫妻对拜。”
夫妻对拜,这段感情能够修成正果,他们最想感谢的就是对方,那么多的时间,那么多的波折,但凡有任何一方放弃了,他们也不会走到今天。
“棠棠,现在可算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了。”
秦北穆将南意棠的盖头挑开的时候,看到南意棠红扑扑的脸颊上的笑容的时候,心里被一种极其温暖的感觉充斥,这个他爱了那么久的女人,终于属于他了。
“我一直都是你的。”
南意棠抿着唇,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在众目睽睽之下说着只有他们能够听得到的私房话,竟也生出几份羞涩的意味,低垂的睫毛轻颤,头上带着的珠环在低头间发出清脆的声响,衬得她越发的明艳动人。
“新人交杯酒,一生一世长相守。”
秦北烟和安知意分别端了两杯酒来,给了他们两个人,手臂缠绕,微微仰头,将这一杯甜蜜的酒送入口中。
喝完了这一杯,秦北穆直接将南意棠抱了起来,她吓了一跳,原本这个环节并不是这样的,秦北穆出乎预料的动作,让南意棠的睫毛不住的轻颤,轻声的嗔怪道,“你怎么?”
“我想亲自抱你回去入洞房。”
秦北穆在南意棠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在一片欢呼声中把人给抱了回去。
洛 王妃
“你可真是,今天这么多长辈在这呢,他们可不得看我们笑话。”
“我们是夫妻,有什么好笑话的,况且,今天是我们大婚的日子,什么都是应该的。”
秦北穆将南意棠放在了床上,在那一群起哄的人围过来之前扶着南意棠的后脑勺,搂着她亲。
南意棠怀疑秦北穆是不是吃了满嘴的口红,然而这个时候她已经顾不上这些了,耳边只有珠钗玉环撞击发出的清脆的声音,显得那么的欲。
在听到有人的动静之后,秦北穆就把人给松开了,给南意棠擦了擦嘴,除了嘴唇上的口红变成了一种更为自然的红色之外,南意棠的妆容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秦二少,天还没黑呢,这么着急变身了?缓一缓吧,好歹兄弟们为了你从世界各地赶回来,也看看我们啊,好歹陪我们吃杯酒?”
为首的那个秦北穆的一个发小,和秦北越的年纪差不多大,纪家独子。
“酒今天有的吃,我不着急,你们又急什么?”
秦北穆站起身来,和南意棠说道,“你休息一会儿,我陪他们喝几杯?”
“哟,才新婚,我们秦二少就成气管炎了?”
兄弟团一片起哄的声音。
“去去去,你们一群没媳妇儿疼的人是不会懂的,都一边去。”
秦北穆颇有些傲娇的说道。
“啧啧啧!”兄弟们一片愤然,“让你得意,待会儿酒桌上你可别怂。”
“谁怂还说不定呢,我什么时候怕过?”
“去吧,别喝太多。”
南意棠轻声的说道。
“嫂子放心。定然不会让他喝多了,让你一个人空闺寂寞的。”
“……”这群大老爷们这是在说什么呢,南意棠的脸都涨红了。
“行了,胆子太大了你们,调戏我媳妇儿?”
秦北穆拍了一下纪公子的头,和他们去喝酒了。
安知意不知道去哪了,南意棠的房间里围了一群来看新娘子的小娃娃,个个都眨巴着大眼睛,很可爱。
南意棠很喜欢小孩子,尤其是在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之后,看着这些小娃娃,她心里的那个期盼又开始忍不住生根发芽。
她想要一个孩子,一个能拥有她和秦北穆的血脉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