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我成了龙妈
“你打算辅佐我侄儿当王了?”侏儒汗津津躺在羽毛床垫上,双眼看着天花板,气息有些不匀。
枣红头发湿漉漉贴在红痕交错的白皙丰满处,珊莎却懒洋洋没一丝力气去拨开它。
“琼恩会扶我当王!”
“呵呵,野人托蒙德是个老油条,他的话绝非胡言乱语。以你的精明,难道看不出他在帮琼恩造势?
还有那个漂亮野人公主瓦迩,法克,我一眼就看出她是个喜欢在床榻间挥皮鞭的妖艳女王,没想到琼恩也喜欢那种调调……”
侏儒砸吧着嘴巴,“她直接向众人宣布琼恩的野心,难道只随便说说?
托蒙德是他的左膀右臂,瓦迩是他的妻子,他们说的话肯定能代表他的一些想法,至少改变他曾经的想法。“
珊莎眼中的欲色消失,“我相信琼恩不会骗我。”
“他何时说要帮你当女王?”侏儒笑问。
珊莎回忆道:“在临冬城,我们几兄弟团聚时;在仙女城,他知道自己身世时。”
“都六七年了,连龙女王都吟唱出光与火两条完整的法则之歌,世界变化这么大,更何况人的想法?”
珊莎把之前踢到地上的被子捡起来,盖在要害处,侧头用锐利的眼神凝视侏儒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你在挑拨我们兄妹间的关系?”
侏儒苦笑,“你们一个是我侄儿,一个是我的老相好,挑拨你们的关系,对我有什么好处?”
珊莎讥讽道:“你之前好几年没回来,现在要对付异鬼王了,你与亚莲恩立即回来了……我可没忘记,你也是坦格利安呢!”
听出她语气中的试探与警惕,侏儒有些心灰意懒,直接道:“我在夷地过够了权力瘾,而且……”
“我对铁王座没兴趣,只不过你们都是我在乎的人,我不想看到你们两个反目为仇。
现在把话说开,帮你们解除误会、化解心结,矛盾就会在萌芽前被清除。”
侏儒视线与她对视,眼神非常真诚。
他这次也真没说谎。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当时琼恩还在天上测试魔龙“性能”,托蒙德与瓦迩在院子里说那话,所有诸侯的表情都很不好看,包括珊莎。
侏儒看在眼里,忧在心中,然后就在散场前,对珊莎使了个大家都明白的眼神。
半夜三更,夜深人静之际,他化身龙虫,一条条从狗洞里钻进来,之后更是钻进珊莎的身体里、心里。
帮她畅通了身体的不愉,又打算化解她心里的郁结。
珊莎盯着侏儒的双眼看了很久。
然后她闭上眼睛,开始沉思。
——也许,这是个机会!琼恩的确有改变早年承诺的迹象,她想提醒他,甚至直接劝他把铁王座让给她,可她不能。
也许,可以让提利昂来做这件事。
提利昂也不会劝他让出铁王座,但……
心中念头百转,珊莎有了决断,睁开眼,眸子里全是坦诚。
“其实,米娅的死,并非意外。”她叹道。
“她不是被魔龙烧死的吗?”侏儒惊疑道。
珊莎微微一笑,笑得侏儒后脊背发凉。
“很久以前,我就注意到,在史坦尼斯死后,魔龙再没在人前出现过,甚至没去焚烧围攻君临的异鬼。
那时,我猜米娅无法驯服它。
烟海之战后,拉赫洛的力量极速衰减,不仅红神祭司的力量跟着消退,魔龙识海中的封印也开始松动。
魔龙的一部分灵魂来自传奇巨龙瓦格哈尔。
恐怖谷
瓦格哈尔是谁?
瓦雷利亚人的信仰神龙,这一纪元最古老的半神巨龙。
后来我还问过布兰,他肯定了我的想法,除非梅丽珊卓倾力相助,否则,红袍僧与米娅都难以驾驭魔龙。
尘世颂歌
但这个道理我明白,布兰明白,米娅等人却不一定懂,他们甚至不愿意明白,因为明白这点,就等于承认自己信仰的神灵在衰颓。”
侏儒只能竖起大拇指,“厉害!”
珊莎得意一笑,笑容却一现即敛,沉声道:“你知道我与史坦尼斯的约定,长夜结束后,米娅可以用五百万金龙从我手里赎回风息堡。
我坦白,我爱上了风息堡。
除君临之外,我现在爱风息堡甚至胜过临冬城。
那是我自己的王国,我的意志在那里得到完美贯彻。
百姓对我的爱,真不比龙女王少。
龙女王对他们只是传说,甚至连见都没见过,我却天天与他们照面。
我为他们提供粮食与工作,我带领士兵守护他们的家园与家人……”
“啵!”她越说越激动,忍不住在侏儒脸上亲了一口。
“提利昂,你真的很聪明。当年为我规划的蓝图,早在今日之前便已全部实现。
我有完全属于自己的军队,足足三万经历过数百次异鬼围剿战的精锐老兵;贵族们被我收拾的服服帖帖,他们甚至不乐意拜拉席恩收回风息堡;平民几乎把我当成圣母与战士在人间的化身,每家每户都愿意贡献一名男丁为我效力。”
她伸出右掌,慢慢攥紧,傲然道:“风暴地属于我,别说米娅与她的继承人,就算劳勃活过来也没用。”
“但我与史坦尼斯签订的是神圣契约,他死了,他的继承人继承。契约是你帮我签订的,应该还记得龙女王就是契约的担保人。
别说龙女王插手其中,即便没有她,我也不敢背誓。”
说最后一句话时,珊莎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很明智!”侏儒叹道。
“圣母在上,我必须理智。”珊莎道。
侏儒再次叹息,默默点头。
珊莎继续道:“五百万金龙虽多,可即便米娅身无分文,也能去狭海对岸贷款。
一个王国抵押五百万金龙,绰绰有余。
现在长夜即将结束,终结长夜者为王。可无论如何,米娅都不可能是那位终结异鬼王的英雄。
我也不一定。
她失败后,只能离开君临,返回拜拉席恩的族地,我无法拒绝。
我失败后,更不可能放弃自己的根基之地。
退一万步说,即便我成功登上铁王座,也需要一块靠近君临的广袤直属封地。
北境不会永远支持我的继承者,几代人之后,双方关系会慢慢淡下来。更何况北境距离君临太远,不可作为基本盘。
奈何王领属于五条龙的坦格利安!
龙女王不去争夺铁王座,对我们已是千恩万德。
任何人成为七国之王,不该也不敢赖掉她的祖传之地。”
“你看得真透彻!几乎完全避开与龙女王的利益冲突。”侏儒真心赞道。
“她就像一道无解的题,只能避开。”珊莎无奈道。
侏儒仔细回想,惊讶道:“我想起来了,我与戴佛斯签订的契约中,乙方为‘史坦尼斯及其继承者’。”
“所以米娅必须死!”珊莎阴声道。
侏儒皱眉道:“钟儿与詹德利也算史坦尼斯的继承人吧?”
“可以算,也可以不算。契约上的描述不详细,未来一定会有一场官司。”
说到这儿,珊莎微微一笑,得意道:“官司打到龙女王那,我会主动提出,在风暴地举行‘小选王会’,让百姓与贵族选出他们最心仪的风暴王。
选王会也是七国传统,龙女王没道理为一个异教-徒违背传统!”
“我服了!”侏儒叹口气,竖起两个大拇指。
“你又是如何阴杀米娅的呢?”他又问。
“我只是顺水推舟,逼米娅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些年,我在风暴地拯救百万平民,斩杀数十万异鬼,米娅能没压力?
当她发现玛格丽在青亭岛也搞得风生水起时,压力会更大。
而琼恩就在她眼皮子底下,每次得胜归来,万民拥簇,全城空巷,齐呼万岁,真正的红堡之主会怎么想?”
“为什么琼恩那么受欢迎?因为我收买了很多有名的诗人,为琼恩歌功颂德。
但我没故意说米娅一句坏话,更没让诗人污蔑过她。
我只想让米娅感受到压力。
其实,不仅我有这个想法。
我敢说,其他诸侯也看出米娅的窘境,也都有意无意向她施加压力。
我们这么多人心照不宣地一齐努力,她早该死掉的,奈何她有个好首相。”
说到这,珊莎瞪了侏儒一眼,“还记得你对我的承诺吗?做我的国王之手,扶我登上铁王座。
看看呕心沥血的戴佛斯,你不觉得羞愧吗?”
就因为他承诺会履行对伊耿的职责,当她一辈子国王之手,还要保她成为七国之王,她才让他上-床的。
那时,她还大着肚皮呢!
侏儒讪笑道:“圣母忽然降下重担,我也无奈呀。”
珊莎眼中全是鄙视,“你在传经小队中的角色,谁不知道?就像四淹婆婆说的,你就是个喊‘师傅救命’的公主。
缺谁也不会缺你。
而且,我知道当时的情况,龙女王只选定了七藏、艾莉亚与猎狗。是你主动靠过去,希望蹭一点公德。”
“污蔑!”侏儒涨红了脸,“最开始龙女王选定的人是我,七藏是我的备胎!
正是为了你,我才推掉传经任务的。
没有我,七藏他们能把夷地治理的井井有条?能这么快完成对夷地信仰的整改?
而且,你看看你自己,凭我的几条策略,就成为七国最强诸侯。
再看看米娅,戴佛斯呕心沥血也无法帮她保住君临一隅。
天才就是要用百分之一的努力,打败普通人百分之一千的奋斗。”
“戴佛斯绝非庸才,他借红袍僧的力量统治君临,又凭借对君临的统治,号令琼恩与君临的西境狮家军,稳定君临对王领的统治。
接着,成功让米娅与安达·罗伊斯联姻,继续将谷地绑在拜拉席恩的破车上。
凭王领与谷地之力,让失去公爵的河间与河湾两地无法反抗拜拉席恩在名义上统治七国。
我与史坦尼斯又签订过契约,勉强有君臣名分……
看到没,如果长夜不结束,米娅能在铁王座上坐到老死的那一天。”
“我甚至主动对戴佛斯施加恩惠,把他的老婆与幼子接到塔斯岛好生赡养,就希望未来他能向我效忠。”珊莎感慨道。
“至于吗?不过是个文盲了大半辈子的走私客。”侏儒心里很不是滋味,好似自己的东西被人抢了去。
“龙女王前半生也是文盲。”珊莎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