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玉虚天尊
玄门签押封神榜,诸仙各自回山准备。
而任鸿返还五莲仙府时,青玄帝君还刻意赠了他一部《封神奇谈》,里面是五劫之前的一次封神经过。
“师弟回去好好研读,或许能借鉴一二。”
任鸿哂然一笑,回绝道:“师兄。关于封神往事,焦顼早就跟我说过,放心,我晓得。这本书,你给师妹吧。”
焦顼从天龟处得知种种秘闻,统统告知任鸿。
“不就是先弄一个十绝阵,然后再来一个九曲黄河,最后是诛仙、万仙?我又不在劫中,不怕。”
十绝阵针对那些低阶小仙也就罢了,岂能害了任鸿?
九曲黄河阵固然可以削三花五气,可任鸿有天皇圣境护身,除却教主亲临,不然天下随意来取。
至于诛仙阵和万仙阵,任鸿只要不去冲撞通天教主,想来也无碍。
所以,任鸿挥挥手,转身返还五莲仙府,研究天地规矩的妙用。因他身上的伏羲神性,很快琢磨出这套神器的使用方法。
娲皇持规,以地划天。
羲皇握矩,以天量地。
任鸿双手各持规矩,身后阴阳二气蠢蠢欲动,出现伏羲女娲两大神相。祂们尾巴缠绕,演绎天地河山……
“虽然配合泰皇并尊三皇,但其实父皇和姑母两人,便是一种完美的宇宙世界观。”
在这个宇宙体系里,伏羲开天,女娲造物,一个是宇宙虚相的法则,一个是宇宙现实的物质。而二人尾巴相缠做螺旋状,也象征宇宙运行的螺旋模式。
不知不觉间,任鸿陷入两位教主的大道感悟不可自拔。
……
人间,很快迎来大商最后一代君王帝辛。
因为任鸿前番以勾陈帝君名义和大商反目,倒也没弄出什么亵渎娲皇的事情来。
大商触怒勾陈帝君,导致天人杀劫,气运衰败。
这个借口便足够。
而大商破去勾陈帝君神庙,无疑也意味着与天下妖族为敌。
以往,大商有勾陈帝君庙,妖邪敬畏帝君神威,不敢轻易靠近。但随着神庙破去,万妖再无顾忌,随意于夜晚横行。
早年大商气运尚可镇压,可这些年民怨积蓄,渐渐难以支撑。就连朝歌周围,都出现妖灵踪迹,频发有吃人事件发生。
而与此同时,八百诸侯国因供奉勾陈帝君,受神力保护,万妖不敢靠近,呈现繁荣景象。
一盛一衰,更让九州妖邪放弃其他诸侯国,专注攻击大商王朝。再加上截教一脉多妖仙,这辉煌一时的大商国在周边诸侯眼中,已然成为万妖之都。好些妖怪堂而皇之,出现在庙堂之上为官为将。
主弱而枝强,自然便有争端。
起初,是有妖人谏言帝辛。
纯情大明星 冒牌大叔
“勾陈邪神蛊惑万妖祸害朝歌,不仅国境内废黜淫祭,更应号令八百诸侯,统统废黜勾陈祭祀。”
其目的,并非针对勾陈帝君,而是想要把妖邪引入其他侯国,行打压之实。
自然,其他诸侯国也不蠢。除了一些靠近大商的侯国被迫废掉勾陈祭祀,让妖族靠近外。其他侯国一概不理朝歌命令。
这命令背后,除却帝辛一系的大商权贵外,也是大商妖族们想要扩张地盘。因为大商铲除勾陈神庙,却不见帝君惩戒。一些小妖误以为帝君畏惧大商,于是想要借大商之力,将八百诸侯国化为妖土。
对此,勾陈宫不作回应。
任鸿闭关,纪清媛主持大局。
她有感人间气数,专门下凡往人间走了一趟。
此刻的大商和早年不同,森然阴冷的妖气充斥全国。
“好好一个人族王朝,竟让妖族当道。这些人族权贵都该死!”纪清媛遥望朝歌。
气运玄鸟脖颈处有八个肉瘤成型,宛如一只狰狞丑陋的九头鸟。
“师妹!”广成子和赤精子乘云而至。
纪清媛和师兄们行礼,询问来意。
“妖族入朝,霍乱人族气运。我受轩辕所托,要救一救人族末裔。师妹为何而来?”
“有妖邪鼓动人王破诸侯国的勾陈庙,我看人间看一看。”
于是,三仙联合前往朝歌。
即将靠近朝歌时,又碰到玉柱道君。
再问这位道君来意,他道:“师弟的勾陈神力消失后,妖族混迹人间,与截教同道合流。我想劝一劝人王,莫要断绝人道法统。”
四位仙家拨开云端,看向帝辛后宫。
在他后宫之中除却几位人族夫人外,大多俱是妖族出身,甚至好些王子身上都传承妖族血统。
广成子面色一沉,眼中闪过杀意。
他和轩辕乃至交好友,彼此扶持,互为师徒无数量劫。看到帝轩辕一脉的大商成了这般模样,已经动了清理门户的心思。
赤精子皱眉道:“截教在干什么?竟然让这些妖精堂而皇之进入后宫为妃?”
“师兄莫忘,截教之中多妖仙。在他们眼中,妖族本是同族,岂有人妖之别?”纪清媛道:“这一路行来,我见五关守将俱是妖族,甚至还有一尊大罗之尊的孔雀王坐镇。想来不仅是截教,更是玄鸟一族有行动?”
玄鸟一族的大罗天尊乃羽族出身,自然不会薄待羽族精怪。在帝辛后宫中,就有一只九头鸟得道的后妃。
还有一位九尾狐出身的宫妃,跟青丘天狐仙子颇有渊源。正因为天狐仙子在上清宫听道,所以截教对这位宫妃睁一眼闭一眼。
此外,有东海龙族的龙女、水猿一族的猿女、白虎一族的虎女等等。
赤精子:“妖气冲天,人道式微。大商死有余辜。”
在他眼中,大商之所以这么倒霉,就是愚蠢的破去勾陈禁法,混淆人妖之别。
玉柱道君苦笑:“当年师弟顺势了断和大商的因缘,到底是有点狠了。”
如今大商的丑态,昔年任鸿岂能窥见不出?说不得,他是顺势而为,故意造就一个人妖混迹的大商,从而让大商被火云洞厌弃,一口气断掉大商、玄鸟族乃至截教气运。
广成子凛然。
别说,任鸿觉得干得出来。
别看这些年,他乐呵呵、笑嘻嘻,宛如一个阳光少年,整日师兄师兄喊着自己等人。但作为曾经只差半步就能合道天皇的人,大商变化岂能逃出他预料?
尤其是任鸿额头那只天眼,更让广成子记忆犹新。
这时,四位仙家正好看到一幕宫斗大戏。
虽然帝辛后宫多妖女,但王后乃烈山姜氏嫡女,她孕有二子,是未来大商的继承人。
如今后宫多妖妃,王后自然看不过去,频频劝谏帝辛远离妖邪。从而和诸位妖妃结仇,后宫之中屡屡针对。
然而帝辛另有图谋,他想要借助妖妃之力,将妖族统合起来,一起伐天,重立一个以大商为主权的天庭,将历代大商君王尊为天帝。
所以,帝辛默许妖妃们行事。这一次,更直接害死王后,要铲除两位人族王子。
四位仙家在空中看到这一幕,广成子对赤精子道:“你我弟子来了,出手救一救,未来好延续商汤一脉。”
赤精子面露喜色:“这一劫咱们有勾陈、南极两宫,你我徒儿终于不用上封神榜了。”
广成子微微颔首。
玉柱道君随手扔下桃木剑,镇压朝歌妖氛,撕开玄鸟庇护。然后两位大仙出手将殷郊、殷洪二殿下救下。
至于纪清媛,她本要出手救走姜王后。突然天空响彻鸾鸣之声,天庭瑶池帝姬齐瑶亲自赶来,将姜王后救走。
她见到空中四仙,飞过来。
姜王后奄奄一息,本将身陨。幸好齐瑶赐下仙丹活命,如今看到两个儿子在仙人身边,又惊又喜。
而殷郊、殷洪二殿下看到母后无恙,亦喜极而泣,三人拥抱在一起。
齐瑶对四仙道:“大商人王桀骜,欲联合妖族伐天破道,绝火云洞人族道统,行人妖合流之实。我此来一是代表天庭降临神罚,二是代表火云洞出手,庇护商汤嫡嗣,以期未来匡扶正道。”
殷洪殷郊到底是商汤圣王之后。纵然大商国灭,但圣王血脉不可断绝。
广成子应下:“长公主放心,日后殷郊殷洪下山行道,助西周功成后,可庇护商人一脉再立一国。”
五位仙家没有久留,毕竟大商还有截教仙人看护。他们各自离去,返还山门。
纪清媛归天,恰好和齐瑶同行。
二人虽因任鸿而有些许龃龉,但到底也是多年的好友。
齐瑶问:“这次玉清一脉遭劫,你可有什么安排?”
“昀儿和瑄儿代表五莲、太元两脉入世。至于他本人,他是天庭帝君,不在劫中。我到时候,怕是要下凡走一遭。”
齐瑶闻言道:“这一次,十二金仙之中的青玄大道君不下场。那石矶和化血阵,莫非要你要应对?”
神仙杀劫中,仙家下场也是有规矩的。最多只能出手三次,而且玉清诸仙排布天机,早就挑选好自己的对手。
“石矶毕竟是得道的女仙,我和她没有纠葛。她若在骷髅山安心修行,我又何必去千里迢迢寻她晦气?”纪清媛:“我去化血阵走一遭,代替青玄师兄破去此阵,也就是了。”
“也是。你的太元净世之术专克血秽之物。我听闻,这化血阵和昔年血海老祖还有些瓜葛?”
纪清媛笑而不语。
当年血海老祖之败,就有她的一份力。如今碰到化血阵,她可是天然克星。
“对了,你又如何?这次神仙杀劫,你不用下界吗?”
“瑶池一脉是要去人的。龙吉公主思凡,前些年被师尊贬谪,要去人间历劫一番。至于我……”齐瑶看了一眼青鸟后面的姜王后,没有说话。
有姜王后在,何须齐瑶亲自下场?
二人边走边谈,很快回到天庭,一回勾陈宫,一入瑶池境。
……
姜王后母子三人失踪,商主偏爱妖妃,更让大商妖氛猖狂,惹得各路诸侯沸反盈天。
东伯侯直接反商,西伯侯和南伯侯入朝劝说,却落得一囚一杀的下场。很快,南伯侯之子也反了。同时,一众巫教高手从南海炎洲横渡而来。跑去南伯侯座下,想要另立君王争夺人道气运。
最后是,西伯侯。被玉清仙家救走后,西周举戈而起。
这次没有妖媚祸主,只是利益之争。
这一次,也没什么姜子牙出世。只有一尊从地皇神农时期延续下来的姜道君。
他奉命下山辅佐西周,又有李昀、纪瑄入世,招来凤凰于岐山鸣叫,以彰显勾陈天数。
三路诸侯之后,北伯侯一脉也趁机造反,一同杀向朝歌。
兵戈一起,勾陈神力再度上涨。
任鸿自闭关中惊醒,人间战事已进行一半。
他起身走到门口,掐指一算:“唔,姜师兄金台点将已经过了吗?我还打算去人间走一遭呢。”
上一次天地重劫,昆仑保留元气,原本应该死在劫数之中的诸位道君、仙家统统没有死。
所以,这一劫也没什么任魁转世哪吒,杨文剑化身杨戬的说法,就连雷震子都不存在。
青玄塞给任鸿的剧本,几乎被改得面目全非。
唯一还算正常的,就是十绝阵。但这十绝阵也不是在西岐,而是在攻陷朝歌的路上,摆在界牌关前。
这十座杀阵结合天地杀伐之气,隐约夺了勾陈神力增长的势头。
任鸿面色不虞,此时李昀从人间赶来。
“师尊,燃灯老师说‘人间有凶阵,需借净世剑’。”
净世剑蕴含劫运之道,专克杀伐凶阵。只要净世火一起,十大凶阵片刻间化为乌有。
任鸿好奇问:“燃灯?他就不怕我的天剑一口气烧了十绝阵?”
李昀老老实实道:“燃灯老师说,十绝阵杀伐之气不足,难以磨砺我辈仙家。故要用净世剑,增添十绝阵威能。”
好嘛,这老贼不嫌事大,还打算添把火?
但到底任鸿和定光是多年的恶友,很快明白他的心思,笑道:“原来如此。不久之后,姜师兄要丢掉魂魄,我的净世剑落入十绝阵,有丢宝之厄?也罢,姑且借给你。”
任鸿取来净世剑,让李昀带回去给燃灯道人。
不久之后,截教出手扣去姜飞熊的一魂一魄,并派赵朗跑去玄都洞阻挠玉清仙家借太极图,断了太清大教主下凡的引子。
然而,上清诸仙在玄都洞等了一天一夜,也不见玉清同道。反倒因此分兵,让燃灯趁机用净世剑打开落魂阵,救走姜飞熊魂魄,并将净世剑丢入阵内,增加十绝阵威能。
任鸿站在五莲仙府中,看着远方煞气冲天,十绝阵犹如一座巨大无比的杀戮机器,疯狂屠杀里面的上清弟子。
因为玉清一脉主动攻击,上清群仙来了好多人,甚至带来不少上清天尊们的大道灵宝。
“定光老贼知道我们一对一捉对厮杀,对玉清一脉不利。所以故意拿十绝阵当局,绞杀上清仙家。”
在上清弟子们眼中,十绝阵是自家的顶级大阵。玉清破阵,无非是派一人送死,然后再来一人破阵。
于是,他们在每一个阵内安排数百位弟子。只要十二金仙赶来,上百位仙家同时群殴。
怎奈燃灯道人料敌于先,利用一把净世剑将十绝阵化为不受控制的杀戮机器。如此一来,上清仙家最先遭殃。
十阵齐动,黑沙、血水、神风、烈火卷动,把上千位上清仙家绞杀。
李昀、纪瑄站在十绝阵外,听到里面凄惨的叫声,哪怕他们走过地皇时代,也不禁脸色发白。
这可是上千位上清仙真,其中不乏三天真人层次的存在,甚至有几位三天真皇级的大罗仙。但在威能全开的十绝阵下,纷纷殒命。
只有少数仙家凭借大道灵宝之能逃脱一劫。
燃灯道人等了一会儿,对广成子等人说:“上清天尊们的二十八件大道灵宝破碎十绝阵,使其威能削减。尔等十人速速前行,破去十绝阵。”
就连天尊们借宝,乃至上清弟子们利用大道灵宝击穿十绝阵逃命,也在燃灯意料之中。
广成子、纪清媛等纷纷应是,入十绝阵斩断阵基。至于净世剑,吸收十阵凶煞后自动飞回五莲仙府。
任鸿握着净世剑,此剑凶戾无比,几欲脱手而去。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好厉害!饮千位天仙的碧血,又斩了好几位大罗仙的真身,此剑威能连我都不能控制了?”任鸿祭起天皇圣境,一重重大道龙吟压下,净世剑在天道神威下方渐渐顺服。
……
三日后,几位上清仙家赶回碧游宫报信。
整个金鳌岛炸开,以金灵圣母为首的诸位仙家浩浩荡荡赶赴中土,誓要与燃灯道人等一决高下。
太坑了!仅仅用了一把剑,就把上千位同道坑杀。还有一点三清情谊吗!
连通天教主听闻中土事变,都震惊了。
燃灯下杀手的程度,怕是赶上当初碧游宫灭门的那个量劫。
教主震怒,本以为这次能送玉清上天,怎么到头来还是自家损失这么大?
于是,教主赐下青萍剑让金灵圣母带去,专为斩杀燃灯道人。
怎奈燃灯心黑,在诸位上清仙家刚踏入中土那一刻,拉着广成子等摆下十二都天大阵。
当年十二金仙联手,硬生生抗住一群巫祖们的攻击。如今又是趁机不备,将一众上清仙家打伤,再度赢一局。
“不得不说,这老贼心狠手辣,不愧是玄门第一黑手套?”
任鸿不在劫中,乐得坐在仙府吃瓜。只要师妹、李昀、纪瑄不出事,他就不用下场。
神仙杀劫在燃灯调度下,玉清一脉节节胜利,很快西周大军来到朝歌城外。
在这里,有一座黄河阵阻拦。此阵是玄云圣母拉来黄河之水,与金灵圣母、无当圣母一同布阵。又有八百上清仙家入阵周转,堪称教主之下再无敌手。
此阵一出,包括燃灯道人在内,玉清仙家连连折入阵内。就连广成子和纪清媛之流,都未能逃过,统统被混元金斗束缚。
但幸好大家早有准备,一个个以仙丹护体,暂时没有被落去三花五气。
玄云圣母只得将众人困住,然后走出去和同门汇合。
见朝歌方向灯火通明,甚至权贵们还在饮酒作乐,玄云圣母心中不愉。
“妹妹?你怎么了?”赵朗走过来:“可是不习惯这人间红尘?”
玄云摇头:“还好。只是兄长,为何我们非要下凡走这一遭?老师已经明确表态,我辈无须插手人间王朝更替。拿着诛仙四剑登临昆仑山,岂非比下界辅佐大商要好?”
“话虽如此。但玉清一脉最擅操持天数,他们只需躲在昆仑山内。待他们获取新朝气运,昆仑气数更胜,恐对我辈不利。”
“再者,闻仲乃我家得意门人,他为帝师,又尊我家为国教,我们岂能不过问大商兴衰?”
“大商和妖族走得近,受火云洞诸圣厌弃,还有多少气运?”玄云不满道:“好好一个人族江山,如今生生出现一半妖族。勾陈师弟定下的人妖分离制度,已经荡然无存。”
赵朗默然。他们兄妹在天庭,亲眼看着任鸿如何治理天宫,将十五洲人妖分开。
妖居山泽之间清修,人在城池之中居住,彼此互不干涉。
可现在,朝歌城的人妖以昼夜划分,哪里还有一点人道都城的模样啊?
“妹妹,这话你我说说也就是,莫让其他同门听见。”
截教多妖仙。那些妖仙听见玄云圣母的话,恐怕会认为她歧视妖族,引发上清内斗。
“何况,商主也算明君。他借重妖族,打造一个人妖混居的太平盛世,也符合我截教的立场。”
玄云冷冷一笑:“明君?酗酒的明君吗?”
在玄云圣母眼中,大商囚禁文王也好,诛杀其他几路诸侯王也罢,都只是权力斗争,并非什么正邪之辨。
可问题是,大商的的确确已经病入膏肓。
帝辛纵然有意挽救,但他嗜好美酒,纵情享乐。
这一点,就说明他心中毫无百姓。
“哥哥,你经历无数岁月,或许没把‘饮酒’当一回事。但你别忘了,这个时代的酒可不比前朝后世。”
赵朗略略一想,恍然大悟。
酒是五谷之精,在这个时代,可是珍惜之物。不是什么寻常百姓都能喝得起的东西。甚至贵族们,都是先用酒水祭天祀神,然后才进行分享。
西周反商的六大罪状之首,就是商王酗酒。
商王纵酒的另一重含义,就是浪费粮食。
在这个时代,多少人因为饥荒而送命。但商君竟然浪费粮食酿酒?
仅此一条,便是弥天大罪。
“当今这个时代,可不是什么粮食丰产,随意浪费的年代。商君一杯酒,便是百姓一顿饭。”
“哥哥,我前番曾去各地看了。你可知,大商酿酒搜刮粮食,导致多少凡人惨死?”
那些妖族为臣,可想不到凡人的温饱。他们只知商王喜欢喝酒,于是各地搜刮粮食酿酒,供商王享乐。
“昔年禹王厌恶酒水,说此乃奢靡之物,浪费之端。夏启故将酒列作祭祀之物,以此名目稍作饮用。”
夏朝权贵也喝酒。但人家懂得遮掩,用祭祀的名义酿酒。供奉神明后,他们再分享喝了。
美其名曰,得到神灵赐福。
“可如今,商主连祭神的名义都不乐用,直接拿酒纵乐。”
那些粮食可不单单是商国一地所产,还有各路诸侯国的进贡。若是为了祭祀神灵,求取国泰民安。各诸侯国倒也找不出借口。可大商一方面削减诸神祭祀,另一方面大肆酿酒,供自家权贵们享乐。
这个后果,自然引得百姓不满,怨气冲天。
昔年任鸿和纪清媛,便是窥见商朝官吏抢夺粮食酿酒,才道大商国运不久。
不是因为什么妖族,不是因为什么天命。
而是商国权贵心中根本没有百姓,只有自己纵乐。
如此,国祚如何长久?
赵朗听罢,呐呐道:“妹妹严重了。待我辈解决玉清诸仙,再劝一劝商主便是。”
若肯听劝,还有这档事吗?
玄云对此很悲观。
她甚至察觉到,随着她们截教仙家帮助大商。近百年来的民怨也开始蚕食截教气运。
“不,从更早之前就开始了。我家是国教,却不能教化百姓,引导人王走向正道。无怪乎火云洞不满,要亲自削掉天命。”
看似三教围攻玉清的天命,让玄云圣母隐约觉得,这一次神仙杀劫,还是自家遭殃。只因为,自家和大商的关系。
噹噹——
天空,忽有仙乐响起。
一位青衣道人乘九首青狮,带一众清微仙人赶来。
看到茫茫清微仙境笼罩穹空,玄云、赵朗脸色大变:“青玄来了!”
玄云匆忙道:“快找金灵师姐。”
青玄有清微圣境,乃准教主之流,绝非他们这些大罗仙可比。
……
任鸿在五莲仙府推算人间局势,白鹤童子送来天尊法旨。
“师叔,师祖有旨,让你下界破阵,断送大商天命。”
无当圣母在黄河阵呢!
任鸿面色一苦,叹息道:“也罢,到底是我二人的孽缘。”
他招来白虎,赶到朝歌城外。
黄河阵九曲弯曲,犹如一条护城河保护朝歌气运。而在朝歌上空,玄鸟颓废,羽毛落尽,就在垂死边缘。
“但如果我玉清势败,让玄鸟浴火重生,大商反而可以再夺西周气运,延续八百年。”
“师弟。”青玄帝君等待多时:“你也来破此阵?”
锥子脸 商刀
见到他,任鸿不觉一笑:“师兄,我看过以前你们的经历。九曲黄河阵摆下,你少不得落入其中散去道行。怎么这一次……”
“这一劫,我有教主清微之境。若度不过此劫,这帝君也白当了。”青玄道:“你奉命而来破阵,可有什么言语?”
任鸿摇头:“还是等南极师兄来了再说吧?”
这一场杀伐,玄云、无当、金灵三位大罗圣母联手。元始天尊遂命三位帝君下凡,亲破此阵,断送大商天命。
“只是最后,少不了我用番天印拍碎大商天柱喽。“
听到任鸿嬉笑,远方遥遥传来声音:“到底是师弟有经验啊。”
一阵佩环击鸣之音响起,天空明霞滚滚,仙光披洒。南极帝君骑梅花鹿,带神霄诸仙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