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孤岛谍战
如果仅仅是吃空饷,问题还不是很大。至少日本人不会在乎,中国的军官干这种事太平常了。不喝兵血的中国军官,他们反而会觉得不正常呢。
但倒卖军用物资、包庇走私商人,还是与苏北新四军做生意的商人,那就不可饶恕了。就算乔林根不是新四军的内线,也等于通敌!
小林信男原本对三十四师的军官就很不满,要不然他也不会把原来的五、六、七师整编为一个师。
得知乔林根倒卖军用物资,还包庇向苏北走私的商人,勃然大怒,马上下令将乔林根抓起来。他正想竖个典型,乔林根就碰到了枪口。
“胡参谋长,我是冤枉的啊。”
乔林根见到胡孝民后,高声大叫着。
他怎么也没想到,查新四军的内线,竟然查到了自己头上。被捕之后,胡孝民到晚上才来看他。此时的乔林根很是恐惧,从团长到阶下囚,他完全不适应。
蛮神劫 暮雨尘埃
胡孝民正色地说:“冤枉?人证、物证齐全,你不可狡辩。小林信男将军很是震怒,你算是撞到枪口上了。”
乔林根振振有词地说道:“这年头,不吃点空饷、怎么活呢?多出来的物资,如果不倒卖掉,也会被人怀疑。至于包庇走私商人,哪个关卡的人不这么干呢?”
国民老公的一亿宝妻
他觉得自己这点事不算什么,随便找个人出来,都有一屁股事。他只是倒霉,被查出来罢了。
胡孝民也真够狠的,把自己的军需科长抓走,一顿吓就让他摞了。他吃空饷也罢,倒霉物资也罢,都要经军需官的手。
军需官贪财,但胆子不大,把人吊起来还没动鞭子,军需官就招了。
庶 門 風華
胡孝民缓缓地说:“往常吃点空饷无所谓,但现在正是清乡的关键时候,你再吃空饷就说不过去了。你的事情已成定论,我来是想知道,你是怎么倒卖物资的?与新四军接触得时,你除了物资外,有没有卖过情报?比如说,皇军的军事计划。”
乔林根大叫着说:“不可能!我虽贪财,但哪头重哪头轻还是分得清的。”
胡孝民突然冷笑着说:“可是你的军需官承认了,上次小林信男追杀新四军高级干部的计划,你透露给了新四军!”
乔林根慌乱地说:“不可能!我……我……可没跟他们说过。”
他突然记起,小林信男的计划,他曾经跟军需官说过。军需官有没有跟新四军说,他就不知道了。
当时他还是第五师的师长,为了配合日军作战,总不能连手下都瞒着吧?师里的军事会议,军需官可能不会参加,但他一定会知道。
胡孝民看到乔林根的神色,知道自己猜到了:“你自己说出来,比我查出来的处罚要轻得多。这一点,想必你很清楚。”
乔林根哭丧着脸:“我只是跟军需官说过,如果新四军真是从他那里知道计划的,跟我无关。胡参谋长,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胡孝民叹息着说:“这么重要的计划,你为什么要提前告诉他呢?”
乔林根苦笑着说:“当时想着只要参加战斗,就能多消耗些弹药,哪想到计划会泄露呢?胡参谋长,这件事跟我真的一点关系也没有。”
胡孝民淡淡地说:“我会如实向小林信男将军报告,但他信不信,那就不知道了。”
穿越 h 文
乔林根忙不迭地说:“你的话,小林将军一定会信的。”
胡孝民意味深长地说:“乔团长打算让我空着手跟小林信男说么?”
乔林根大喜过望:“是乔某不懂事。”
胡孝民要钱,事情就好办了。这也证实了传闻,胡孝民一向收钱办事。他也很懊悔,第一次见胡孝民时,就应该准备一份厚礼。如果那次喂饱了胡孝民,还会有后面的事吗?
自己之所以被关在这里,起因还是之前没做到位。
一見 不 鍾情
胡孝民回去之后,与冯五见了一面。明天,他准备去施共伍的一三五团。
冯五说道:“一三五团只有一营的工作做通了,其他两个营的营长似乎还在犹豫。”
施共伍虽在一三五团建立了党支部,也建立了两个党小组,但一三五团毕竟是伪军,如果公开活动,势必会引起敌人的怀疑。就算是如此谨慎,施共伍也被怀疑。
胡孝民问:“下面的士兵呢?”
冯五说道:“士兵倒是很愿意跟着施共伍,一三五团对我军的自首条例也很熟悉。他们在战场上,不少人当过俘虏。”
胡孝民冷声说:“除了二营、三营两个营长外,下面的连排长有没有问题?你晚上再去见一下汤一贯,让他与施共伍沟通好,拿出一份详细名单。谁有问题,我就抓谁。”
冯五笑道:“这个办法好。”
这些军官抓起来后,一旦一三五团起义,他们就更解释不清了。到时候,胡孝民能以新四军的名义将他们全部处决。
以小林信男的性格,就算胡孝民不杀,日本人也不会放过他们。
第二天早上,冯五送来了一个名单。胡孝民把名单记下后,随之烧掉。
不死武尊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这次去一三五团,他约上了小笠原,另外,还带了一个特务连,以及一个宪兵分队。别看只是一个十人的宪兵分队,要足以震慑一个团的伪军。
胡孝民在去一三五团的路上,对小笠原说道:“小笠君,我得到情报,一三五团确实有问题。这次去如皋,要抓一批人,甚至要杀一批人!”
小笠原问:“施共伍是共产党吗?”
狂魔封神 老油条叉叉烧
修罗诀
他最关心这个问题,毕竟乔林根实名举报了。
胡孝民说道:“暂时还没有证据,施共伍清廉正直,治军有方,乔林根曾经劝他一起倒卖军事物资,被施共伍严词拒绝,他这才举报施共伍。我们不能因为他廉洁奉公,带兵有方,就说他是新四军嘛。难道我们之中,就不能出比新四军更优秀的军官?”
小笠原说道:“乔林根确实很可恶。”
根据胡孝民的调查,矛部队追杀新四军高级干部的行动计划,是原第五师的军需处长泄露出去的。而那个军需官的情报,来自乔林根。
不管有意还是无意,乔林根都要负主要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