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第一时间接了电话。
我说:“喂……”
“开盘,就抛售你的股票……”
我吼道:“给你,都给你,我投降,我不要了,云泰祥是你家的,你拿去好了,都给你,把陈雅媛还给我,放了她。”
电话挂了。
我看着手机,这个混蛋东西,怎么变得这么冷酷,这么恶毒了?
我深吸一口气。
突然,我的手机又响了,我看着是陈英名打来的。
我赶紧接电话。
我说:“喂,他打电话给你了?”
陈英名说:“是,他让我抛售股票。”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你打算怎么办?”
陈英名说:“我会抛的。”
我听着他的话,我就松了口气,我说:“现在咱们退出,损失不会那么大,或许,我们都还可以赚一笔,你千万别搞什么幺蛾子,要不然,雅媛出了什么事,你一辈子都会后悔的。”
陈英名说:“他是我女儿,我当然会救她,我只有她一个女儿,如果她没有了,我赚那么多钱,留给谁呢?”
我点了点头,我说:“行,我们一起抛。”
我挂了电话,看着余安顺,我说:“抱歉,真的抱歉,我对不起你,我真的不想陈雅媛受到任何伤害……”
同床异梦 暖暖0226
余安顺说:“我知道,这么多天,我也思考过,如果是我被人绑架了,如果是我被人伤害,我也相信,你一定会放弃一切来救我的,所以,将心比心,我觉得,我应该敬重你,不应该给你压力。”
我靠在椅子上,深吸一口气。
我说:“谢谢你……”
余安顺说:“我们还用说谢谢吗?你不用管我,而是想想,该怎么跟其他股东还有合伙人交代……”
我说:“如果,我们今天卖了股份,我们会损失多少钱?”
余安顺皱起眉头,她说:“证券法专门规定持有5%以上股份的股东,反向进行股票买卖,其间必须间隔6个月的时间;如果未间隔6个月,在该股票买卖中获取的收益,即差额收入,归该公司所有,赚,我们肯定是赚不到了,只能说是强行平仓,亏了我们自己,肥了云泰祥。”
我深吸一口气,如果我们得到云泰祥的绝对控制权,那么即便是差价盈利都归公司的话,对于我们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可以发展公司。
但是现在,我们只能说强行割肉了。
余安顺说:“还有,我们花了太多的钱,来保留云泰祥员工的利益,一旦我们退出,我们话的七十多亿收买人心的钱,就等于是打了水漂,而出让给两家银行换取配资的钱,也等于是打了水漂,可以说是,我们卖马帮文化跟腾辉的钱,亏了十之八九,只剩下手里这百分十六的股份以及三十五亿的现金,怎么跟马帮交代,怎么跟合伙人交代,这需要,你自己掂量。”
我深吸一口气,我拿着座机给马妍打电话。
星月天传奇 星月潇人
但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说,马帮文化那么信任我,把大锅头给我坐,我说了,要带他们赚钱,带他们过上好日子,但是现在,我一下子要把他们整个家底都给亏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喂……”
我听到马妍的声音,我带着极其沉重的语气说:“让所有人到公司开会。”
我挂了电话。
我双手捂着脸,使劲的揉了揉,我真的太沉重了,压力,压的我痛不欲生。
余安顺说:“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
我看着余安顺,我说:“谢谢你。”
极品辣妈不好惹 沐棠纯
我站起来,推着余安顺出去。
到了外面,我看着所有人都到了。
半 歡 半 愛
张北辰,马妍,我的合伙人们,都到了。
我说:“去会议室说吧。”
到了会议室,我坐下来,所有人都看着我,每个人对我,都抱有极大的期待。
张辉说:“阿峰,今天就上市了,成败在此一举,你到底决定怎么做?”
闪婚惊爱
我看着所有人,我哽咽了一下,我低着头说:“我不想,陈雅媛死。”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都议论起来。
“这是什么意思啊?这是要放弃了吗?”
“那我们马帮的钱怎么办?”
“就是啊,我们可是卖了马帮来打这场仗的,如果我们打不赢,那我们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听着那些人议论纷纷的话,我内心很自责。
我立马说:“我会带你们东山再起的,相信我。”
马宏立马说:“你小子的能力,我们是有目共睹的,但是,没有必要啊,我们实在是想不通,一个女人而已,还是敌人的女儿,我们没理由放弃的。”
马骥也立马说:“就是啊,阿峰,你这个人讲义气,我是知道的,但是,也没必要这么讲义气吧?拿我们马帮五千多人,两百多亿的资产去陪葬,这不太合适吧?你讲义气很好,但是,牺牲我们,这是不是另外一种不道义呢?”
生活 系 修道
马骥的话,让我内心备受折磨,他说的对,我为了救陈雅媛,而牺牲他们,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背叛呢?
我闭上眼睛,使劲的揉着我的鼻梁。
我不知道该怎么交代,为什么老天爷也逼着我这么选,为什么要这么残酷的对我?
霸道坏坏爱 十年梦桐
张辉狠狠地拍着桌子,他说:“阿峰,就当我求你好不好?我求求你,我知道你有能力带我们东山再起,但是,这次的机会是极其难得的,阿爸等不起这个机遇了,也不会再有一次一口吃下千亿市值企业的机会了,我求你,不要放弃这次机会,好不好?”
我皱起了眉头,我看着张北辰,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他的表情告诉我,他不希望我放弃。
我握紧了拳头,我真的不想放弃,真的不想,但是我也不想陈雅媛受到伤害,我需要她活着。
“就是啊,这个机会不再有了,而我们马帮文化上百年的历史,也将成为过去。”
“阿峰啊,牺牲太大了,你不能让我们跟着陪葬啊?”
“放手一搏吧,我们不相信那小子真的敢杀人的,别被他唬住了。”
我听着就很头疼,两难,真的难。
我看着凌姐,她说:“弟弟,我支持你。”
界卫之末世
马妍也说:“我也支持你。”
马欣抓着我的手,她说:“不管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我现在心乱如麻。
迷情夺爱靠chance! 洛彤
我现在终于感受到,什么叫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痛苦了。
我到底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