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頂流的誕生
小說推薦一個頂流的誕生一个顶流的诞生
电影开始了。
汤源也悄悄走来,坐在了张煌的旁边。
两个人专注观看电影,哪怕是乡村拷贝,电影的像素也不差,属于高清的版本。
室内放映厅的设备更好一点。
最起码,音响是最高级的,立体环绕音。所以电影开始的时候,悠扬悦耳的音乐,让几个人放松了下来。
当字幕飘掠过去,一个海岛映入大家的眼帘。
蓝天白云,碧波海鸟。
魔国领地 大措
美丽的地方。
通过长长的镜头,让大家知道了,岛上有个小镇。
一群纯朴的人们,生活在小镇中。这里的物资不多,娱乐活动也很少。但是邻里和睦,大家很快乐。
二三十秒钟的镜头,足够大家捕捉到足够的信息。
这就是导演的功力,以最简洁的镜头,把自己的意图,传达给观众。
全知全能 者
“他进步了。”张煌嘟囔一句。
汤源与顾辉,自然明白这个他是谁。
两个人很清楚,自从张煌做完了心脏手术出院之后,在静养的两三年时间,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研究电影。
研究每个导演的电影。
其中周牧的电影,他反复看了很多次。
每次看了,都吐槽、挑毛病。从镜头言语,再到服装设计,还有灯光、道具各处细节,一个都不漏下。
如果没看电影,只听张煌的评论,还以为周牧的电影一文不值,纯粹是大烂片呢。
可是现实却是,周牧的电影爆款多,基本大卖。
佳期如梦 匪我思存
而且汤源更清楚,张煌是口不对心。如果真是嫌弃周牧的电影垃圾,也不可能反复观摩多次。
更不可能,在听说周牧的电影,在天堂岛电影节,捧起了最佳导演、最佳影片大奖之后,出奇的沉默了下来。
哪怕周牧陷入舆论的风波。
网上许多人攻讦,张煌都没说什么。
这反而代表了他的态度。真是十分讨厌周牧,这时候就算不落井下石,也应该骂几句活该才对。
诡异的沉默,说明了矛盾的心理。
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原因。
早年间,张煌也是拍商业片起家,成为了著名导演。
只不过多年前,国内的风气是艺术为先。越有名的商业片导演,越容易被骂。
张煌终究不是洛天幕。
洛天幕被指责许多年,依旧坚持拍《银河巨舰》。
张煌不行,在舆论风波中,他妥协了,拍起了文艺片。连拍了两三部文艺片,扑了两三年。
最终摸到了窍门,靠着一部文艺片拿了奖。28岁那年,他站在台上,捧起了最佳导演的奖杯,眼泪冒了出来。
老婆,别不要我!
从那个时候起,他得到了所谓的主流电影人接纳。之后,更是与顾辉,一起创办了辉煌。
公司日益壮大,发展成为了巨头。
大家也淡忘了他当初的一些经历,如果不是在《张博》选角的事件中翻车,再加上心脏病退隐,那么他现在肯定还是,世人景仰的大导演。
混世至强邪少 夜上
我有一个庇护所 达根之神力
这是遗憾之一。
汤源与顾辉却清楚,张煌还有一个大心结。
他时常感叹,如果当初不妥协,不去拍什么文艺片,而是跟洛天幕一样,坚定地坚持自我。
那么现在的他,是不是有机会超过洛天幕?
没人知道答案。
或许会,或许不会。因为每个人在做了决定之后,引发的后果,肯定有所不同。
这是注定没有答案的问题。
除非张煌能够重生一遍,作出另外的选择,才知道结果。
所以这事,成为了他的心结。
史上最强大魔王 福气牛
不至于积郁成病什么的。
但是回想起来,他心里确实不是滋味。
他觉得自己,比洛天幕差一点。
就是差在,没有坚持。
所以他一直告诫汤源,认准了的事情,一直要坚定下去,不要受外人动摇。
当信念发生了改变,就意味着自我怀疑。
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否定自己。
所以一定要坚持己见,就算事后复盘,发现确实是自己做错了,再纠正也不晚。
中途不能变……
前几天,张煌还煞有介事评价,在这部电影之后,周牧已经不足为虑。汤源一生之敌,果然还是余念。
这么中二的话,让汤源满头黑线,很尴尬。
……
银幕中,长镜头结束,固定在了一个电影院门口。
简陋的建筑,就是一个大屋,开了几个通风口,分上下两层,就是电影院的结构。
看到这样的布局,张煌与顾辉的眼中,不禁流露几分怀念之色。他们的童年,想看电影的时候,基本是在这样的电影院中度过。
像汤源这种年轻人,想了解这种老电影院布局,估计只有去影史馆翻看老照片了。
一个小孩,出现在电影院。
观看电影的几个人,立即意识到,这肯定是主角。
毕竟他们不是普通人。
早通过了各种渠道,知道了这部电影的大概内容,讲述的是一个电影人的童年与青年、中老年……
总而言之,电影的主线贯穿了主角的一生。
说起来,这算是时代剧。
周牧年轻,才二十几岁,这样的年纪,居然拍起了时代剧,也难怪有人怀疑,他的作品获奖,存在了黑幕。
毕竟阅历这种东西,不到一定的年龄,肯定不会有与之对应的生活感悟。
强行拍摄的结果,很容易沦为“为赋新词强说愁”。
拍出来的东西,不伦不类。
当然。
没看电影之前,几个人也不确定。
周牧的电影,会不会有这样的毛病。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几分钟过去,张煌与顾辉,立即改变了想法。他们忽然发现,周牧这电影,有种当年老电影的感觉。
说的事情,也是几十年以前,娱乐匮乏的年代。在海岛之中,小镇民众最大的娱乐活动,就是看电影。
小镇里没有人不喜欢看电影,电影是他们独一无二的娱乐。
一个老戏骨,就是电影院的放映员。作为小镇里惟一一个会放电影的人,他就是施予居民快乐的源泉。
另外还有一个审查官。
原版是教堂、神父。
在周牧的改动下,成为了审查官。
每当要播放电影的时候,审查官就过来审片。只要影片之中,出现了接吻的镜头,他就愤怒瞪眼,拍桌子。
老戏骨无奈,记录了下来,按照审查官的吩咐,把这些河蟹的镜头全部剪下来。每当这个时候,童年的主角,就躲在门外,与两个人一起“审片”。
简陋的电影院,有个十分诗意的名字。
天堂!
不过在“天堂”中,却汇聚了一群粗鄙不堪的观众。每当有电影上映的时候,他们欢聚在一起,各种喧嚣吵闹。
这样的场景,让汤源皱起了眉头。
张煌与顾辉,却是相视一笑。
当年的环境,就是这样。看电影,是许多人的消遣,大家聚在一起,可没有文明观影的概念。
随着电影的剧情,或是欢笑,或是叫嚷,或是鼓噪。
有时候,由于一段情节,两个人各抒己见,当场撕打起来,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那个乱啊,不堪入目。
但是其中的热闹,又不是现在可以比拟的。
有些人,有些事……
一旦过去,就不复存在了。
影片里终于出现了接吻的镜头,观众沸腾了!
他们热烈的鼓掌。
尖叫!
这剧情,并不是虚构,而是反映了现实。
就好像是地球时空的《庐山恋》。作为那个保守年代,号称第一部吻戏,在上映的时候,引发了狂热的反响。
其中争议,不是现代人可以想象的。
同样的道理。
每个国家,每个时期,都有一样的阶段。从开始的保守,再到逐步开放,再到泛滥成灾,然后连忙监管……
这是一个轮回。
随后电影院因为播放了违禁镜头被停业了,“天堂”门前的广场上聚集着大帮居民,他们要求看电影。
结果,电影打在一整幅墙上。
广场上的人们欣喜若狂。
这是小镇上有史以来第一次放映露天电影。
“……”
看到这一幕,张煌忽然开口,声音多了几分轻悠,“这电影的质感不对……”
“什么?”
汤源愣了,他转头看着张煌,“我觉得还行啊。”
怪物合成模拟器
在“坐冷板凳”期间,他在辉煌的片库中,阅片千部。虽然没有拍过文艺片,但是也看了很多文艺电影。
对比起来,他也觉得周牧这电影,节奏还算不错。
最起码,叙事很清楚,不像一些文艺片,故意把故事剪得乱七八糟,让人看得云山雾绕。
汤源觉得,那不是文艺片,而是“作”。
作为一个导演,有资格“自嗨”、“追求艺术”、“实验电影新技术”,这些都是他们的自由。但是类似这样的影片,他们自己收藏就好,拿出来“祸害”大家,就是他们的不是了。
没对比,没有伤害。
反正汤源觉得,周牧这《天堂电影院》,从开篇到现在,他看得十分舒服。
最重要的是,剧情流畅,简单明了。
这有什么不对?
“……你不明白吗?”
张煌慢声解释,“他这电影,不像是现代的电影。”
“什么?”
汤源愣了愣,若有所思。
“这跟《公主假日》一样。”
张煌干脆挑明白了,眼神有几分古怪,“其中的质感,与当年的一些老电影一样。”
“嗯?”
汤源微眯起来。
科技戒指
当年的老电影是什么样,他总结不出来。
但是其中的味儿,他懂。
剧情片。
没有任何特效,也没有什么拍摄的手法,更不在影片中,添加那些花里胡哨的剪辑技术,就是简单的平铺直叙,把一个不是很复杂的故事,娓娓道来。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大家看电影,就好像摊开了一幅画卷。
一切的风光,一切的细节,清晰呈现出来,没有任何隐瞒。
这种创作理念,在行业中极少见到了。
原因很简单。
时代在进步,观众也在进步。
导演觉得,自己也需要“进步”,不能再拍那种“单调没意思”的老式电影,所以一门心思“革新”。
洛天幕就是这样,他带起了风潮。
可是现在……
张煌惊诧的发现,周牧居然玩起了“复古”。如果《公主假日》,只能算是偶尔的“玩票”。
那么现在的《天堂电影院》,让张煌确定了一件事情。周牧肯定在综合思考自己的创作理念之后,尝试复古的风格,看看能不能结合古今,奠定自己的道路。
不要问张煌怎么知道的,因为他有过类似的摸索阶段,所以才一眼“看穿”了周牧的心思。
“相比他,你慢了一步。”
张煌解释之后,斜看了汤源一眼,提醒道:“如果说,余念是你一生之敌的话,那么等周牧贯通了古今,那么他就有可能是你人生道路上的拦路石。”
“……”
汤源嘴角抽搐了下,他怀疑汤源退休,闲在家带孙子的时候,是不是偷看了孙子的漫画书。
要不然,怎么越来越中二。
“嘘!”
顾辉示意,“看电影呢,不要吵。”
另外两人对视一眼,确定顾辉已经入迷了。或者是电影的剧情,让他产生了共鸣。
银幕中的剧情,也出现了转折。
天才宝贝:总裁的女人不好惹 莫筱薇
电影放映室起火,老戏骨被喷出的火苗袭击,晕倒在房间里。大家四散逃窜,只有年少的主角,拼命冲进放映室,把昏迷的老戏骨救了出来。
老戏骨活了下来,眼睛却瞎了。
电影院更是被烧成了白地,大家站在空旷广场上,看着它的断壁残垣,十分沮丧。
小镇惟一的娱乐没有了!
怎么办?
幸好这时,有土豪出现,出资新建了电影院。年少的主角,也接替了老戏骨,成为了小镇上的放映员。
渐渐地,小孩长大了,周牧的脸庞,映入观众的眼帘。
张煌撇嘴,有几分出戏。
不过看在电影的份上,他决定忍耐。
银幕中,“天堂”放映的影片,不仅开放了吻戏,一些禁片也慢慢出现。
一些“趣味”镜头,也让顾辉嘴角,泛出一点笑意。
年轻的主角,购买了一台摄像机。
他尝试当导演。
影片的主角,却是一位少女。
漂亮美丽的韩小蔓进入他的镜头,精致的轮廓、清丽无匹的气质扰乱了他平静的心。
他被这个女孩迷住了,相思之苦折磨着他。他对爱情的向往,越来越炽烈,如火如荼。
老戏骨的几次告诫,他都当成耳边风……
“到底年轻啊。”
冷不防,顾辉轻叹,“这爱情,注定不会有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