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獨尊
小說推薦一劍獨尊
与牧小刀等女分别后,叶玄再一次回到了青州。
有了青玄剑,整个宇宙对他来说,都有些小了。
假面王子与夺心公主
想去哪就去哪!
皇宫大殿前,拓跋彦看着叶玄,“又要走了吗?”
叶玄点头。
拓跋彦沉默片刻后,道:“保重!”
叶玄笑道:“你也是!”
说完,他轻轻抱住拓跋彦,双手放在拓跋彦的小腹上,轻声道:“别过于担心孩子的问题,以后我多回来,我们多努力便是!”
拓跋彦白了一眼叶玄,脸颊微红!
叶玄亲了一口拓跋彦那鲜红的小嘴,然后笑道:“等我回来,我们继续生孩子!”
说完,他直接化作一道剑光消失在天际尽头。
拓跋彦抬头看着天际尽头,目光渐渐变得痴了起来!
没有天天在一起,那份感情反而越浓了!

星空之中,叶玄御剑而行。
他双眼微闭。
这段时间来,他见了曾经许多许多的好友,感触颇深。
都市無敵戰神
前面的世界,很精彩,但是,也切莫忘了曾经走过的路!
许多许多的人,不该就那么从自己生命之中消失!
特别是曾经那些帮助过自己的人!
一个都不该忘记!
无尽武穹 雪域冰原
左手是家右手是他 爱博新
本心!
直到此时此刻,叶玄才明白一件事。
不忘初心,其实很难很难!
就在这时,叶玄突然疑惑道;“小塔,这一次我感悟这么多,为何我的剑道没有突破啊?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
小塔道:“小主,可能是你脑子出问题了!”
叶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
小塔低声一叹,“小主,你只是有一点点人生感悟而已!而且,跟你的剑道没有半毛钱关系!你是不是放个屁,有个感悟,剑道也要提升?”
叶玄:“……”
小塔又道:“不过,应该也不会有坏处!因为你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
全職盜帥 毛絨公仔
叶玄眨了眨眼,有些不解,“我意识到了自己什么问题?”
小塔反问,“你不是意识到自己最近有些飘了,想沉淀一下吗?”
叶玄眉头微皱,“我飘了吗?”
小塔沉默许久后,道:“你在逗我玩吗?你逗一个塔玩,有意思吗?”
叶玄正色道:“小塔,你觉得我飘了吗?”
小塔怒道:“三剑之下,你无敌,三剑之上,一换一,这句话是不是你说的?”
叶玄点头,“是!”
小塔道:“你这句话难道不飘吗?你说,三剑之中,你能换谁?”
叶玄道:“吹牛逼犯法吗?”
小塔愣住。
叶玄道:“既然不犯法,那我吹一下牛逼怎么了?怎么了?”
小塔沉默许久后,道:“你比主人牛逼多了!在不要脸与无耻方面,你真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叶玄哈哈一笑,“小塔,我曾经说过,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最不要紧的,就是这张脸皮了。一样脸皮,却是百样人生。笑在外面地,哭在里面;笑在里面的,哭却是在外面。这脸皮便是天下最靠不住的东西,要之何用?”
小塔:“……”
叶玄笑道:“就像世俗讨媳妇一样,不要脸的人,绝对不会缺媳妇!”
小塔低声一叹,“小主,我有点担心了!”
叶玄有些不解,“担心什么?”
小塔道:“主人已经很不要脸,而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不是不要脸,你是根本没有!现在,我有点担心你以后的孩子了!以后小小主要是继承你们爷俩这不要脸的‘优良传统’,那得多恐怖?”
叶玄:“……”
小塔正要说话,就在这时,叶玄面前的空间微微颤动起来,下一刻,一名男子走了出来!
正是小楼楼主!
小楼楼主沉声道:“叶公子,神之墓地要诱杀你!”
叶玄眉头微皱,“诱杀我?”
小楼楼主点头,“神之墓地的古神阶强者无法出来,因此,他们想诱你进神之墓地,然后斩杀你!他们……”
叶玄突然道:“他们古神阶强者无法出来?”
小楼楼主点头,“是的!有至高法则限制!”
叶玄嘴角微微掀了起来。
原来古神阶强者不能出来啊!
小楼楼主又道:“因此,他们想要诱你去神之墓地,然后杀你!”
叶玄道:“他们肯定想从我身边的人下手!”
小楼楼主点头,正要说话,叶玄突然道:“我在这边,只认识大灵神宫的李修然与古青长老…….”
午夜尖叫之鬼來了
说完,他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再次出现时,叶玄人已经在大灵神宫。
而他刚到大灵神宫上空,一名老者便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老者看着叶玄,“等你许久了!”
叶玄笑道:“神之墓地的!”
老者点头,“我想邀请你去一趟神之墓地做客!你的两位朋友也在那!你若去,他们回!”
叶玄想了想,然后道:“你在神之墓地的地位如何?”
老者眉头微皱,“你什么意思?”
叶玄心念一动!
嗤!
一柄飞剑直接没入老者眉间!
没有直接杀死老者,只是锁定住了老者的魂魄!
不仅如此,叶玄转身拂袖一挥。
嗤嗤嗤嗤!
四柄飞剑突然飞出,在他面前不远处,四处空间突然炸裂开来,紧接着,四名黑衣人出现在叶玄面前,而这四人还未反应过来,四柄飞剑便是已经没入他们眉间!
瞬间制服五人!
叶玄看着面前的老者,笑道:“现在,你通知神之墓地的人,让他们半个时辰内把我朋友放出来,不然,那我就用你们四人的命抵他们两人的命,二换四,我觉得值!”
老者死死盯着叶玄,此刻的他,心中是惊骇万分!
他可是大圣人巅峰境啊!
而此刻,他竟然连叶玄一剑都挡不住!
眼前这少年的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失算了!
叶玄突然又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老者看着叶玄,“你敢去神之墓地吗?”
叶玄笑了笑,然后拂袖一挥。
轰!
亂世逍遙行 脆皮雞
老者肉身直接炸裂开来,只剩下灵魂,而那柄插在他灵魂上的飞剑依旧在,并未消失!
叶玄看着老者,笑道:“通知神之墓地,让他们放人,不然,我让你们五人立刻从这世间消失!你也可以试试,看我敢不敢!”
千裏追歡:首席寵妻成癮
老者沉默片刻后,他掌心摊开,一枚传音符突然从他掌心之中冲天而起!
片刻后,叶玄头顶的那片空间突然颤动起来,紧接着,一名虚幻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众人头顶。
古神阶强者!
不过,来的不是本体,只是一缕虚像!
见到这名中年男子,旁边那老者等人皆是连忙一礼,“见过禹尊!”
天际,那禹尊俯视着叶玄,没有说话。
叶玄身形一颤,直接出现在那禹尊的对面,他看着禹尊,笑道:“放人!”
禹尊道:“你是第一个如此藐视我神之墓地的人!”
叶玄盯着禹尊,“放人!”
禹尊道:“你何不来我神之墓地?”
叶玄拂袖一挥。
嗤!
下方,一名神之墓地强者脑袋直接飞了出去!
神魂俱灭!
叶玄道:“放人!”
禹尊盯着叶玄,他右手轻轻一挥,一瞬间,他右边的空间裂开,古青与李修然走了出来。
遼東軼聞手記·紙人割頭顱 葉遁
叶玄右手一挥,那锁住老者等人的飞剑顿时消失不见!
老者等人连忙退到了那禹尊的身后,几人在看向叶玄时,眼中皆是忌惮!
天际,禹尊盯着叶玄,“我神之墓地的人,不会白死!你杀我神之墓地一人,我神之墓地屠你满门!”
叶玄笑道:“我等着你!”
禹尊渐渐变得虚幻起来!
而他身后的那老者等人则是连忙退走。
这时,那李修然与古青走到了叶玄面前,古青刚要说什么,叶玄笑道:“此事是我连累你们,不是你们连累我,该自责的是我,不是你们!事情我会处理好,你们安心待在大灵神宫!”
说完,他直接化作一道剑光消失在那天际尽头。

神之墓地入口处,一道剑光突然落下,剑光散去,一名男子出现在那入口处。
来人正是叶玄!
叶玄看着那白色星洞,他转身,而这时,之前被他放的那老者四人刚到!
他有青玄剑,速度自然比对方要快!
见到叶玄,那老者四人脸色瞬间大变!
老者连忙道:“叶玄,你想做什么!”
叶玄笑道:“杀人!”
老者怒道:“叶玄,我神之墓地已履行约定放人,你怎可如此做?”
叶玄眉头微皱,“难道我没放人吗?我放了你们了啊!”
老者怒视着叶玄,“那你又为何拦住我们?”
叶玄笑道:“我们是不是敌人?”
老者道:“当然…….”
说着,他似是想到什么,当即脸色大变,“叶玄,你……”
叶玄笑道:“既然是敌人,我杀敌人应该没有错吧?”
说着,他掌心摊开,一柄飞剑出现在他手中,他看了一眼远处那白色星洞,“此地离那里有一百丈的距离,别说我叶玄不仁义,我允许你们先跑一百丈!”
老者死死盯着叶玄,“叶玄,你会死的很惨很惨!”
叶玄笑道:“曾经有一个人也这么对我说过,他叫天烨,而现在,他坟头草都已经有一丈高了!”
妾欲偷香 斷念
天烨:“……”